我的家乡在三明!

城市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明社会 >

他跟随朱德打白军

时间:2016-10-28 10:08来源:三明港 作者:三明爱好者 点击:99次


老红军李亦山晚年照片


  1979年出席纪念红四军入闽暨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五十周年大会的代表证


  1988年出版的《福建党史通讯》刊发的李亦山回忆录


  1985年纪念宁化县红色政权成立五十五周年座谈会出席证


李亦山的儿子李秋日     

●本站清流记者站 邓文桂 文/图
  李秋日的家,在清流县里田乡李坊村,这里是清流县打响革命武装暴动第一枪的地方。房子是典型的客家风格,上下厅结构,站在中间的天井中,抬头往上看,可以清楚地看到木质二楼的一举一动。
  正是秋天收获季节,70岁的李秋日忙着收拾刚从山上采下来的茶葫芦(一种比油茶籽更大的果子,可以榨茶油)。
  听说我们来了解他父亲李亦山当红军时的战斗故事,李秋日二话不说,转身上了二楼,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一袋子满满的都是红色,里面有李亦山的党费证、人大代表证,以及出席宁化县红色政权成立五十五周年座谈会的出席证,还有纪念红四军入闽暨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五十周年大会代表证,以及李亦山当年的回忆手稿、1984年的《明溪斗争史资料选编》、1988年出版的《福建党史通讯》。
  “这些都是父亲留下来的记忆。”李秋日说。
  ◢锅蒙山负伤,成了“独乳战士”
  李亦山,原名李光炳,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红军宣传队长,参加了攻打永安安砂的战斗。1934年任红军独立第7团1营3连指导员,随部队驻守安砂。1935年在江西一次战斗中负伤,离开部队。解放初重新参加工作,曾任人民公社副社长。
  在李秋日的记忆中,父亲的右胸是一块伤疤,不见乳头。“夏天穿汗褂子乘凉,可以清楚地看到。”李秋日说。
  李亦山胸口的这块伤疤,是当年红军进入清流第一场遭遇战——锅蒙山战斗的见证。当地人管锅蒙山叫渔沧甲。1930年1月9日,朱德率领红四军到达锅蒙山,盘踞汀洲的敌保卫团马鸿兴率部六个连和附近各县民团共一千余人已先期到此设伏,妄图凭借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阻击红军前进。
  “父亲一参加红军,就参加了锅蒙山战斗。”李秋日说。1930年1月10日,红军采取奇袭战术,一支奇袭部队沿锅蒙山背奇袭敌指挥所,随后,红军主攻部队由肖克指挥,向锅蒙山正面之敌发动了强攻,李亦山随部队往山上冲,向上冲锋时,右侧山腰上的一名团丁向李亦山开了一枪,幸好枪没打准,斜刺着从胸前穿过,打掉了李亦山胸前一块肉,连着乳头被一起打掉,打那以后,李亦山就成为一名“独乳”红军战士。
  ◢奇迹脱险,与敌人“相逢一笑”
  对父亲讲述的一次遇敌脱险的故事,李秋日记忆犹新。
  当年,李亦山率8名红军战士,一起赶往长汀,途中寄宿在离里田不远的宁化县俞坊村。“不知怎么回事,被里田民团获知了消息。”李秋日说,随后里田民团派人到连城向驻扎在那的十九路军搬救兵。
  岂料当时前来的十九路军官兵并不想与红军为敌,“十九路军部队连夜赶到俞坊,但还在村口,他们就一直朝天开枪。”李秋日说,当时父亲等人听到枪声,马上撤到当地的后垅山上。
  第二天,十九路军部队搜山,在山上,李亦山等人与他们相遇,正准备作殊死战斗。不料十九路军的弟兄朝他们哈哈大笑,并对李亦山等人说:“里田民团请我们来,是请对了,我们不打红军。”双方竟然一笑而过,各走各的路。李亦山一行人也安全到达长汀。
  “这个故事要不是父亲亲口对我讲,我还不信,哪有敌对的两支队伍一笑泯恩仇的事儿,真是不可思议。”李秋日感慨地说。他坦言,要是当年国民党十九路军真打,父亲可能就要在俞坊“光荣”了。
  ◢江西负伤,与部队失联
  到达长汀后不久,李亦山等人随队伍去了江西。当时,红军战略转移,李亦山所在部队的一个营被留在当地掩护主力红军长征。
  “父亲在江西打了好多场战,其中,在江西一个叫什么碑的地方,父亲在那场战斗中负伤,后来与部队失去联系,回到家乡。”李秋日说。
  那场战斗,整个营被敌人切割成三段包围,李亦山时任连指导员,所在的连队有50多人被困在包围圈里。“部队边打边退,后来退到一座城前,城里人正要关城门,50多名红军战士一下冲进去,保住了安全。”李秋日说,进城后,20多名负伤的红军战士脱去军装,将武器交给其他未负伤人员,然后分散隐蔽到了老乡家中。直到第3天,确认敌人退去后,20多人又重新集结在一起,沿着来时的路,一路返回寻找部队。
  “他们一路上以柴刀和棍子作为武器,打土豪以补充给养。”李秋日说。打土豪得到了补给,但同时也给这些受伤的红军战士带来了麻烦,他们不断受到地主恶霸的围追堵截,沿路不断减员。最后,到达广东和福建两省交界处时,只剩下指导员李亦山和连长,连长是广东人,两人将连队文件分开,揉成纸团吞进肚子后,各自返回家乡。
  ◢为解放军挑担,重新找到组织
  回到李坊村,李亦山刚在家住了3天,就被当时里田的大恶霸罗兵得知了消息。因为李亦山当过兵,罗兵极力想拉拢,写了一封信给李亦山,邀其入伙,共同欺压百姓。李亦山接信后,知其用心险恶,连夜离家出走,到宁化曹坊一个叫老虎坑的自然村里隐藏,后来,在村里娶妻生子,生活了10余年。
  1949年底,解放军经过宁化曹坊,请李亦山帮忙挑担。在一个叫苦竹坑的地方,部队宿营操练,看着熟悉的操练课目,李亦山顿感又回到了红军队伍,他对连队的指导员说,这个,以前我也操练过。
  “那个解放军指导员十分惊讶,同时也十分警觉,马上对父亲进行盘问,生怕是国民党逃脱的老兵。”李秋日说。后来听说李亦山是当年失散的老红军,指导员肃然起敬,马上召开全连大会,向士兵介绍李亦山,并让李亦山在会上讲当年战斗的故事。
  其间,还发生一个小插曲,李亦山问指导员是什么部队的,指导员说,是解放军,李亦山一听,直摇头,说没听说过解放军,只有红军。直到指导员向他解释,解放军就是当年的红军队伍,李亦山才肯为解放军战士讲故事。
  “后来,解放军战士说什么也不肯再让父亲挑担。”李秋日说。随后,父亲随着部队到达目的地,并在部队的帮助下,找到了组织。
  解放后,李亦山回到村里,当了民兵队长,参加了解放初期的剿匪,后来还任长校人民公社副社长、清流林业部门领导等职务,1997年过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