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三明!

城市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明社会 >

儿时过大年

时间:2016-02-17 10:00来源: 作者: 点击:
    

●龚锦标
  上世纪五十年代,乡亲们生活都困难,过春节还是蛮开心的。清晨,远处响起几声爆竹声,母亲就催我起床,说:“年初一不能睡懒觉,不然,天公公要叫你做懒汉的。”又再三叮咛:“年初一不准说粗话脏话,不准骂人。”厅堂里的烛台上已点燃两支红烛,供桌上摆了些自制的糕点和橘子等供品。大门上贴着多年不变的春联:“门迎春夏秋冬福,户纳东西南北财”,对着大门的墙壁上挂着画轴,那上面,福禄寿三个老头在烟霭中望着大家笑。
  照母亲的吩咐,我先到曾祖母屋里拜年。叫了声“太太”,磕了头。太太一面说“起来”,一面掏出压岁钱给我。太太双目失明,她摸着我的头,说我一年里又长高不少。然后,我到祖父祖母屋里拜年,照例磕头,拿压岁钱。父母给的压岁钱是除夕夜压在我枕头底下的。
  酒酿小圆子已烧好,父亲先盛了一酒盅敬天地。他走到屋外,把酒盅里的小圆子扔到屋顶上,大声喊“天吃饭喽”,引来一群麻雀;再盛一酒盅倒在地上,大声喊“地吃饭喽”,引来两只大黄狗争食。然后,母亲给家人各盛一碗酒酿小圆子,吃罢农历新年的第一顿早餐,我约了小伙伴,袋里装着压岁钱到镇上玩。
  镇上人头攒动,姑娘小媳妇穿红着绿。最热闹的要数茶馆,茶馆老板娘围了条新围裙,肩上搭一条新毛巾,拎着长嘴的烧水壶,忙着为茶客冲水。一个伙计在长条形的炉灶房里使劲拉风箱,炉灶上8只水壶在“噗噗”地冒着热气。茶客们喝着茶,吸着烟,有的高谈阔论,有的慢声细语。
  我同小伙伴到杂货铺买了一串小爆竹,一个一个拆下来,放在口袋里,再向大人讨个香烟头,一路走,一路放,小镇上“乒乓”之声不绝。饿了,镇上有的是摊点,海棠糕、芝麻饼、雪饼……一些平时舍不得买的吃食,这天可以随便买。
  中午回去,家里来了不少亲戚,连平时不大走动的远房姑姑、大姨也来了,同我差不多大的表兄妹也来了。饭后,我们一起叉铁环、踢毽子,玩得好尽兴。父亲放了关门炮仗,我还在和堂兄弟们猜谜玩游戏。母亲催我去睡觉,说是明天要领我到娘舅家拜年,我只好噘着嘴,不情愿地上床睡觉。
  几十年过去了,家乡的物质丰富了,正月里来来往往请吃和吃请,已经做了爷爷的我,还是常常想起小时候过大年的欢乐情形。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